Ice_Green

目前主spideypool!
安利凹凸哦
游戏区up/APH永不毕业
【标重点:MARVEL/OW/HP/FF】
BTS YOUNG FOREVER (all cp真爱团饭)
欢迎同好一起愉快玩耍!!

【源藏】夜长多梦鱿3(完)

大家好这里是新人小透明Ice XD
再忙下去就要五一啦觉得万一真有人看怎么办呢不能让看官大大们等啊就赶出来了qwq
大概是两兄弟在新基地和好的故事,要是能表达出那种微妙又美好的双箭头就好了qwq
但愿能不ooc的太严重…
欢迎各位看官大大的捉虫、建议及意见!(鞠躬








源氏将翘起嘴角隐藏在面甲之下。他此时有些窃喜:若不是他从维护室回来一进门看见自己日夜思念的人正安稳地抱着小鱿睡在自己床上,惊得面甲也忘了摘,或许他现在就无法透过面甲悄悄地观察着半藏的神情了。

他想起半藏来到基地的第一天,尽管眉头紧锁着,眼神中透露着不安,但在望向他的那一刻,一切负面情绪都如尘埃落地般归于平静,留下的是单纯的喜悦。那天最让他感到欣喜的,是在他张开双臂、对半藏表示了欢迎后,半藏险些要绷不住的、想要向上翘起的嘴角——翘起后定是如现在一样,看起来如此的祥和、美好,与他在曾经多次冥想中见到的半藏无异。

现在他终于懂得他的导师禅雅塔为何在初次见面时先是发出了一声电子模拟音的叹息,再是坚决要将他留下了。“心有所念,心有所恨。感受宁静,换位思考。”这是在他选择原谅半藏前最常听到的话——也是最不能理解的话。曾经,他被仇恨冲红了双眼*,将无数练靶机器人当作曾为至亲的半藏,想象着他被自己的镖刺痛,被自己的刀贯穿、甚至大卸八块。之后他又嫌以前那个只懂杀杀杀的自己稚嫩,不该以死奖励他的敌人——可在这之后,他变得迷茫了起来。岛田组被自己亲手毁得只剩空洞的躯壳,而失踪的半藏令他积怨多年却无处释放——他压抑得有些崩溃,甚至怀疑自己多年来的坚持究竟为了什么。旧守望先锋部队解散后,他披上外衣,决定暂放仇恨四处游历。但以他那时的视角看“人类”,看“智械”,早与从前不同——他变得痛苦不堪……直至遇到他的恩师。

他其实并不想承认,刚遇见这位好心而又略显话痨的大师时他烦躁得甚至动过杀心。事实证明他并没有这么做——这也许就是禅雅塔的魅力所在:他能使一切与他接触的生灵感受到宁静的珍贵,不论时间长短。宁静包含着万物,而宁静偏偏又是“无”。这种玄学的力量令他着迷,也助他安定。按照恩师的教导,他需在宁静后,将自认最珍视的事物放入冥想中。相信着禅雅塔并照办的他却是在获得宁静后第一次感受到了不安与惊讶——冥想中浮现出来的,是他最为熟悉的身影;那乌黑秀发与划过发丝的樱花瓣,无一不在大声的告诉他这身影是谁……那可是他曾经的爱慕对象,也是他一生所恨之人。

更令他诧异的是,他没有将所想之人告诉他的导师,他的导师也不过问;而在第二次经历了这种坐立不安的感觉后,禅雅塔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你看见了半藏?”那语气平静得仿佛他不是在询问,而是在陈述。当时的他不信,不相信自己的年少时扎根心底爱情竟没有随灵雀的躯壳一同葬在樱花里。可他越是在多次询问后回答相同的语句:“是的,老师,我依旧恨着他”,冥想中半藏嘴角的笑意越是清晰。

源氏已经记不清自己是如何接受这“阴魂不散”的爱意了——在修行时的他看来这是妨碍他的多余的感情;只记得在数年混乱后,这爱意在他某一年经过导师允许,前往花村目睹了一回突破重围只为祭拜他的半藏后,扎痛了他的心。他冥想中的半藏,与眼前的半藏,都不是他的半藏。他再次变得茫然,待半藏离去,他随即逃回了香巴里寺庙。令他没想到的是,站在禅雅塔面前倾吐一番后,他得到的教导仅是:因缘使然,轮回变化;无有先后,无有始终;不同时空,不同体态,终是其宗。

原先源氏自以为完全理解这句话了,于是在又过了几年修行生活后,在新守望先锋召集之时,他与半藏见了一面。直到这一刻,看着眼前的半藏,他才发现曾经的他依旧如此稚嫩——

眼前眼中含笑的半藏,与冥想中漫天花雨下的半藏,都是他的半藏。

“——半藏。”他没忍住出了声,看着前不久因任务所需托比昂为他暂时加装的热红外人体感应器显示着他受到惊吓的哥哥耳尖温度上升,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心中似乎有什么情愫在肆意生长。

“源…氏…?”半藏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知是累了,还是刚睡醒的缘故——管他呢,源氏想,这只会在他心里给哥哥又加上十分。

“哥哥睡得好么?”源氏心情畅快地用一只手把头支起,如同以前观察半藏看书一般侧躺在床上;另一只手将面甲取下,双眼直直对上半藏因惊讶而收缩的瞳孔。

半藏没有立即回答。源氏看着他像突然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动了动自己抱着小鱿的双手,而后猛然弹起——“源氏?!……我……你……”

“噗——哈哈”不知道为何半藏如此慌张——当然这也是他的可爱的地方之一——源氏忍不住笑出了声。但他并没有随半藏的动作坐起身,只是转头看向了半藏所在的方向,咧开嘴:“为什么被偷袭的是我,看起来慌张的反而是你呀哥哥。”

“偷袭??”半藏显得更加不知所措了——他的眉头皱了一下却马上松开了,这慌张的表现从来没有变过,源氏暗暗想到——他的视线在源氏的脸与手里的小鱿之间来回流转,最后放弃一般的一抿嘴,将小鱿砸向那个悠闲地躺在床上笑对他的人的脸,“我没有偷袭!我只是……”

源氏忍着险些被他笑出来的眼泪,将弹到脸上的小鱿拂到胸前,抚摸着,静静地等待着半藏的下文。不知是不是分隔的太久,源氏脑海里少主恼羞成怒的表情有些模糊,取而代之的,是在现在的他看来觉得更为可爱的,眼前的半藏窘迫的模样。

不知他的哥哥想到了什么,看到他轻轻抚摸小鱿的动作后,似乎颤了一下。感应器显示…脸部温度上升……?难道半藏现在依旧像从前那样喜欢小鱿?源氏有些脱线的突发奇想到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年长的半藏抱着一个比他本人还大的小鱿,对着他笑………噫,细思恐极。

“我只是想过来问问你下一次什么时候出任务罢了!”半藏突然接上了上文,转身跳下床,在出门前留下了一声哼便消失在门框边。

若没有突发任务,我的下一次任务不就是十天后和你一起执行的护送运输任务么。源氏还是没忍住,轻笑出声,看着感应门关上,房间也重新变得安静——与宁静不同,这房间里似乎还流淌着欢快的风,包含着半藏发间从未变过的淡淡的清香。









第二天清晨。

守望先锋临时基地的餐桌上一如既往的热闹。不,或许比以往更热闹——哈娜敏锐的发现自从半藏来到基地后重拾笑容的源氏变得如齐格勒博士所说的那般健谈了。倒也不是说他在半藏到来前没笑过,只是那种礼仪上的笑在哈娜眼中根本不能称之为笑。

啊,真是“说”半藏、半藏到。女孩子的直觉与人称韩国太太的观察力告诉她,源氏的变化绝对和半藏有关——半藏出现在餐厅门边时源氏一下就捕捉到他的身影了,她敢赌一斤本子的钱,她看到源氏的眼睛亮了。哈娜吃了一口蛋糕。嗯~事情不简单呀。

“尼桑、半藏,”源氏先是笑着对着来者喊了一声,或许是想起在座的人听不懂日语,之后对他的哥哥换了个称呼,“你知道我们日本人在什么时候喝粥吗?”

哈,这是我们刚刚在聊的话题,小美姐姐刚刚在和源氏哥哥讨论亚洲地区的冷笑话呢,虽然在我的国家这些或许大多属于大叔gag*。哈娜打趣地想着。她顺着源氏的目光看向半藏。说实话,哈娜对这个沉默寡言的大叔的回答不抱有太大希望。凭她过往与半藏的交谈经验接下来发生的事有75%可能性是半藏的沉默导致冷场,有25%可能性是半藏以奇怪而又正直的回答终结了这个话题导致冷场——反正结局都是一样的。哈娜无奈的耸了耸肩。

半藏的脚步没有停过,在众人默默注视下他径直走向取餐区——期间以不可理喻的眼神看了一眼他的弟弟——挑了挑眉,答到:“生病的时候?”

糟糕,发生404错误。哈娜脑海里出现了新朋友的台词。对不起,她不是故意要抢台词的。但很显然,她也不是唯一愣住的。餐桌上出现了几秒诡异的沉默。哈娜下意识看向源氏,可这位平常与她一同游戏的哥哥似乎也没有料到他的哥哥会做出这种反应……等等,源氏哥哥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莉娜——如战场上那般机灵,真不愧是猎空——她拍了拍手:“哈哈——!不愧是环游过世界的人,没想到这么冷的笑话半藏也听过,伙计们——想听听英式幽默吗?”

大家都马上笑起来,顺着莉娜找到的“救场稻草”继续着半藏到来前聊着的话题,说着什么“猩猩要是不吃香蕉就不叫温斯顿”之类毫无逻辑的笑话,气氛重回正轨。

哈娜看着源氏的笑,看着半藏避开源氏的目光转过身去;再看着源氏弧度不变的嘴角,看着半藏似乎有些僵硬的后颈和有些迟钝的取餐动作,喝了一口橙汁。

嗯~橙汁真好喝。




END





-----我叫分割线-----

*BLACK OW GENJI!!!

*大叔gag:冷笑话的一种,大多为大叔那个年龄的人喜欢讲所以被冠上“大叔”的名号。用中文的例子来说明的话与脑筋急转弯有些类似,如“汗腺发达的婴儿—汉堡包”一般冷的东西。之前被某个喜欢盒盒盒的人灌输了很多大叔gag,就像“汉堡包是什么颜色—紫红(音同堡包)色”“芝麻死了是什么—雀斑(音同死芝麻)”之类的…或许是这只人太鬼畜了我总会忍不住一起盒盒盒(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盒盒盒盒盒


完结撒花啦啦啦(冷场
感谢所有给我的小破文及鬼畜段子点过小心心的看官大大们❤️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