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_Green

目前主spideypool!
安利凹凸哦
游戏区up/APH永不毕业
【标重点:MARVEL/OW/HP/FF】
BTS YOUNG FOREVER (all cp真爱团饭)
欢迎同好一起愉快玩耍!!

【源藏】夜长多梦鱿2(短/中)

大家好这里是新人小透明Ice XD
因为突发奇想想到了一个梗…居然就写出来了甚至还有二x
大概讲述了两兄弟在新基地和好期间的事
不知道能不能表达出不ooc的心情呢…ಥ_ಥ
欢迎各位看官大大的捉虫、建议及意见!(鞠躬





——是梦。

这的确是梦。可是,该说这果然是梦,或是幸好是梦,还是可惜是梦呢?

半藏感觉自己的脑子一团乱,眼眶微热,心却微凉。他轻轻的喘着气,如在埋伏敌人时所做的那样迅速而又隐蔽地调整着自己不稳的气息。

梦里的源氏近在咫尺,他却无法触碰;梦里的源氏如此温柔,却好不真实。

或许…应说幸好是梦。半藏感觉自己的心有些痛。毕竟这只是妄想,他固执的想着。是时候翻个身结束这种梦境开始睡眠了,忘掉这荒唐的梦吧。他依旧想像梦境起初那样翻个身……可他依旧无法做到。

半藏瞬间惊醒了。他下意识看向桌子的方向——一个熟悉的相框静静地立在桌面上。

就在这时,自动门打开了。一个他刚刚才“见过”的熟人站在门口。

半藏感觉自己额上的青筋凸起了。他刚刚好不容易舒缓开的眉又皱在了一起。他下意识想:这可能是循环往复的梦。不过这回似乎有哪里不对,源氏并没有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进房内,他的脚步稍带着疲惫与迟疑,这不像是半藏以往熟知的他。但半藏熟知的源氏在这躯壳内又能剩下多少?半藏想摆脱这个问句,他拒绝往下思考。

源氏并没有受什么影响行动的伤,但他机甲表面有着明显的刮痕,填充镖的臂甲也磨损严重。半藏选择了和上次一样,默默的看着他放下两把刀,转身走向床边,躺在他面前——仿佛一切都在按剧本进行着。

半藏做足了心理准备,在他的弟弟揭下面甲时,盯着他的——嘴,依旧是嘴。这回,他下定决心不再掉进自己的陷阱里,他要逃离他的妄想。

接下来该是摸摸他了,半藏甚至有些打趣地想到。仿佛他才是这情节的导演与编剧。

——不知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戳到了他的后背,轻轻地顺着玩偶背部的弧度向下滑,停在了脚的上半部分。

半藏一时反应不过来,任由这奇怪的触感又进行了两三次。这奇怪的感觉麻痹了他的大脑,又宛如电流激得他全身的绒毛都仿佛要竖立起来。

等等?!这是什么感觉??半藏再次变得茫然,陷入了彷徨。

“哥哥……”

半电流半人声传入半藏的耳朵,如同魔咒一般,半藏不受控制地再次看向了那双属于魅魔的眼——对于半藏来说那双眼的诱惑力胜于一切。他再次跌入了无底洞。

他看见了淡淡的忧郁,而忧郁盖不住的是疲倦与无奈。再往深处走,他似乎还看见了愉悦与希望……还有出乎意料的、陌生而又熟悉的温柔。

““……哥哥,我回来了哦。”

温柔里似乎还包含着什么。是一种缠绵的、如羽毛一般轻柔又如高山一般沉重的东西。

“多与我说说话吧……”源氏嘴唇上的伤疤发生了轻微形变,被微微上翘的嘴角所带动。

那或许,是爱意。

半藏发觉自己有些窒息感,不知是因为源氏将他抱得太紧,还是因为自己溺亡在了这眼中的湖水里。
半藏内心崩溃的发现,这似乎不是梦。

突然,床头的通讯设备发出了响声。源氏将手伸长,越过他触发了语音播放键——这动作不仅松开了半藏令他得以呼吸,同时也压痛了他的头使他稍稍缓过神来,夺回了自己的注意力。齐格勒博士略带无奈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出:“听说你的任务顺利完成了,恭喜你,源氏。但这并不是你逃过日常检修的理由。快来医疗室让我看看吧。”

是了,这才是梦境的不合理处。半藏突然反应过来,上一个“源氏”有脚伤却没有去治疗,这一个“源氏”也同样如此不听话——但这究竟是不合理之处,还是这个半智械依旧保有他弟弟的一份叛逆?想起他的弟弟,那调皮的灵雀,半藏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他边佯怒批评源氏惰于练习剑道,边帮他上药的场景。那是他又一次不小心打到了故意放水从而输给了他的源氏。

这一个“源氏”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他关掉了通讯器,重新把手放在了半藏的身上又抚摸了几把:“哈,若是看到我像以前那样这么不听话,哥哥又要责备我了。”说罢,他起身将小鱿摆至枕边,快速走出房门。

不……这并不是梦。这个“源氏”,就是他的源氏。

半藏似乎想通了什么,但他已筋疲力尽,没有精力再思考更多的东西了。他感到眼皮如灌铅般沉重,心中的石块却是忽的消失了。

或许,妄想也能成为现实呢?

渐渐的,半藏闭上了双眼,昏睡了过去。






意识如针尖钻入半藏脑内,一丝丝刺痛唤醒了他。

半藏下意识地想抬起疲惫的右手覆在自己的脸上,遮住双眼——但他太累了,他感觉自己的手不听使唤。或许,他还是小鱿。半藏有些无助地想。

将胸腔中浑浊的空气呼出,半藏缓缓睁开了眼。

熟悉的摆设,熟悉的相框,身边,也躺着熟悉的人。不同之前,灰暗取代了他熟悉的绿光。现在躺在他身旁的“人”——或者该称为机甲,毫无违和感的融入了昏暗而又朦胧的月光之中。

半藏是个不喜欢改变的人——这点在从前总会被某个绿毛小子嘲笑他古板而落后——他仍然选择了默默地盯着身边的人。只不过这回他可没有办法再盯着唇上的伤痕看了:身旁这个连面甲都没有摘下来的半智械正死气沉沉的面对着他。可半藏仍然觉得他仿佛能看到面甲下的双眼,如同他来到基地的第一天那般——即使现在是沉睡着的——也是明亮的。

一切事物随源氏沉睡在寂静之中。半藏想起了以前读过的一句诗:“此时无声胜有声。”眼前的景象与从前在花村时的场景有些重叠。曾经,源氏也嬉笑着躺在他身边,一手支着脑袋,以“观察哥哥看书的神情”为由,用炯炯有神的双眼仿佛要把他灼烧出一个洞,那时的他将羞化为怒,仅是皱了皱眉强行把自己的注意力扳回到书中的文字里,待看完书发现目光消失时,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只剩源氏在梦乡里也能微微上翘的嘴角,与覆在眼睑上的一小片粉嫩的樱花瓣。

半藏并没有发觉,此时他的嘴角翘起的弧度与印象里自己的胞弟并无两异——这或许是两兄弟最相像的时候了。

眼前的机械突然亮起绿光,伴随着散热阀发出轻微的响声。半藏来不及收回嘴角的笑意,只听——

“——半藏。”



TBC


-----我叫分割线-----

或许还有一篇就能结束战斗啦x(蛤番外是什么能吃?x
剧透一下下…下一篇或许不是尼桑视角(?
如果各位看官大大能看得高兴就好了qwq(真心希望没有ooc_(:з」∠)_
最后不要脸的求小心心❤️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