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_Green

目前主spideypool!
安利凹凸哦
游戏区up/APH永不毕业
【标重点:MARVEL/OW/HP/FF】
BTS YOUNG FOREVER (all cp真爱团饭)
欢迎同好一起愉快玩耍!!

【源藏】夜长多梦鱿1(短/中)

大家好这里是新人小透明IceXD
入坑一段时间了决定说什么要为这对兄弟贡献一点什么x
图力还没到100能量,但是突然想到一个梗…就写吧XD

大概是关于两兄弟在新基地和好期间发生的故事…

希望能将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写出来…但是似乎很难做到qwq

欢迎各位大大捉虫提意见及建议!!(鞠躬)






是夜。半藏有些转醒的迹象——他一向浅眠,这也是他离开花村后养成的习惯,也可以说是浪人的后遗症——他的眼睛依旧紧闭着,用敏锐的感官感知到周围熟悉又陌生的事物后他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这是他来到新守望先锋部队的第七天。周围尽是不怎么动的摆设,围绕着他的也都是不怎么交谈的人——虽然其实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他单方面的不善言谈导致了话题的终结。半藏在心里叹了口气,考虑着翻个身继续他难得无梦的睡眠。

但事与愿违。

他有些疑惑,警惕心也瞬间冒了出来。他又尝试了一次——依旧不行。半藏睁开了眼,习惯性的皱起了眉头——这似乎也是他想象中的事,因为他突然发现他无法做到控制他的身体——观察起了自己的身体与所处环境。这似乎不是他的房间。

虽然守望先锋给每个人配备的宿舍规格都是一样的(除了独立卫浴所在方位会有所不同)——除去指挥官与战地医生等有着重要职位的人会有不同规格的房间——但每个人房间里的摆设因人而异。据半藏对成员们不多的了解,有个爱听音乐的小伙子在门边的空地放了一台很大的调音器,而住在那聒噪的小伙子隔壁的那位活泼的小姑娘则在桌上放了整套直播设备;其他人似乎则是想避免半夜时不时就会传来的噪音而将相邻的两间房与两个喜欢半夜搞科研(研究护盾)的人与猩猩交换了。半藏到来的时间甚短,也没有添置装饰品的习惯,但他知道这间整洁到不可思议的房间不是他的。他看到了桌上的相框——那是他离开花村前最熟悉的事物之一。

半藏忘了自己不能动。他想从床上起身走到桌子边,走向那相框,用怀念故人般的心情好好看一会里面镶着的照片——但他做不到。这时他才有些恍惚地把注意力返回自己身上。

他向下看了一眼。这……似乎不大妙。在半藏记忆中,这些绿油油的肥肥的可爱的“小短腿”似乎本应属于一个叫洋葱小鱿的玩偶,而现在……它们正长在自己身下。

半藏脑子一片空白。

这不会是上回出任务从工业区的升降台上被那个带披风的柯基烦到脚滑跌出去从而产生脑震荡并出现幻觉了吧?!

不不不,冷静、冷静……怎么可能做得到?!

半藏觉得自己的脑子就像自家弟弟检修时一样——短路了。

他还没有来得及想这个比喻是否恰当,房间里突然发出响声,感应门向一边弹去收入墙内。

——完了。这是半藏看到那个半智械时唯一的想法。

半藏僵在了原地(显然他也只能这么做),惶恐的看着源氏有些不稳的走入房内。源氏似乎受了伤,据半藏纠结了五分钟后拐外抹角地从一个叫莉娜的小姑娘那问来的消息,他昨天出发去了艾兴瓦尔德执行任务。从他不稳却有些轻松的脚步看来,任务完成度很高,损失较小。半藏有些欣慰的想着。这也是他重新见到源氏后找回的习惯——观察源氏的脚步并借此得知他的心情。可是不知为何,源氏并没有立刻去治疗,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半藏默默地看着源氏将他的竜一文字和脇差放在桌上,想起了他刚来到这里时源氏的反应。每当看见源氏,他都有自责得想低下头的冲动——但他的自尊并不允许他低头,于是他强迫自己正视了源氏一回,继在花村交战以来第二次,正视着他的机械面甲。他努力做出平淡的表情,但他相信源氏一眼就能看穿他,看出他的激动——他事后有些抱歉的想起他当时拧紧了眉头瞪着眼,用十分不友好的眼神扫视着基地里来迎接他的成员们,仿佛加入的是什么邪教组织。他看不见源氏的表情,但他仿佛能看到面甲下亮起的双眼——源氏张开了双臂并发出了轻快的招呼声:“嘿半藏,哥哥,你果然来了。”

半藏羞于承认他被弟弟的欢迎感动到了——因为这曾是他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不管源氏是否出于本意。

突然,面前的源氏转过身向他走来。半藏一惊,将自己从妄想中拖出——源氏一定恨我恨到想杀了我,谁会在经历了花村一事后还能对想杀自己的人有多余的感情?

源氏坐在床边,用了些许力气将自己摆弄到床中央,躺下的震动让半藏也轻微的弹起了一下。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半藏看着正翻身转向他的人想到。

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在一张床上一起睡觉了。

散热阀发出了轻微的“嘶——”声,半藏看着面对着他的机械忍者缓缓抬手,摘下了他的面甲。

又是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半藏有些失神。这是他自与源氏一同处事以来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他的脸。

不容半藏细想,源氏突然伸出手安抚似的摸了摸小鱿。

半藏险些被惊得跳起——这是……源氏的手……?!源氏竟然在摸他?!——不,此刻的他其实也不能叫半藏,或许该改叫半小鱿。半藏有些茫然,他感觉自己抿紧了嘴,不知所措的直盯着源氏嘴上的伤疤——他不敢直视他弟弟的眼睛,不论是爱还是恨,他都怕。他其实怕的还不止这些,他还怕很多东西。小时候怕源氏追着他跑会摔倒,上学时怕源氏捣乱被同学打,难得一起练剑道时怕控制不好力度会打到故意露出破绽的源氏……现在怕对着源氏会说不出话,亦或是说出他多年来从未当面告诉过他的话。

“哥哥……”

半藏下意识对上源氏的眼——这一定是梦,半藏恍惚间想到——他的弟弟正温柔的看着他,那深棕色中隐藏的深邃如黑洞般仿佛要将他吸入,他似乎就要被引入到源氏的冥想世界中,借助他新生的龙神之力一层一层的将不知正困着什么的枷锁与防护层脱下、撬开,使那被压在阴影处多年的嫩苗吸收阳光与养分破土而出。

他看着源氏的手抚上了他的脸,手指滑过他的眼睛。

源氏的动作让他回了神。他再次避开源氏的双眼,盯着他的嘴,看着伤痕分开:“明明都来到这里了,我以为你是愿意放下过去了……为什么只愿和我打招呼却不愿多说什么呢?”

放下过去?源氏这是……什么意思?半藏一时拿不定主意。

源氏缓缓将他拂向脸边,用鼻子轻轻的蹭着他:“但是我会等的……这次不会再被冲动与恼怒毁掉我们本可能拥有的未来了。”

难道……源氏愿意重新接受他?对他恨下心、痛下杀手令他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来到新守望还与他对话一次不过五句的半藏?不,这怎么可能……源氏对他该是恨得入骨的……这一定又是妄想……半藏感觉自己接收了太多信息,意识也有些模糊了起来……突然,一个冷颤,半藏惊醒了过来。


TBC



-----我叫分割线-----

根基受伤了没有去找天使姐姐反而是回了房间也算是一个梦的不合理性吧x(其实就是一开始写出了bug懒得改hh
小鱿其实是我一直都很喜欢的玩偶呢~(还有瑞破丸子x(啊救命不要对我呆呆呆
最后不要脸的求各位看官大大的小心心❤️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