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_Green

目前主spideypool!
安利凹凸哦
游戏区up/APH永不毕业
【标重点:MARVEL/OW/HP/FF】
BTS YOUNG FOREVER (all cp真爱团饭)
欢迎同好一起愉快玩耍!!

【源藏】Vehicle(2017江苏卷/背后注意)

大家好这里是新人小透明Ice XD
高考了呢好紧张呀ww
发现这些题我没一个会写的怎么办满脑子这种想法的时候就胡乱选了一个写(背叛了全国1卷x
希望没有ooc…
欢迎各位天使的捉虫、建议及意见!(鞠躬





1. You've got to be walking side to side. —Side To Side

运货箱上,一个坐着的人的影子被无限拉长。年迈的弓手正孤单地望着直布罗陀站旁落日的余晖。

身披铠甲的忍者轻而迅捷地坐在他的身旁,弓手似乎受到了惊吓,僵硬地回头看了一眼面甲上的绿光,再次把目光定在光斑上时将弓放至另一侧便于来者落座。这是无声的邀请,小小的示弱。面甲下的嘴向上翘了翘,弯了弧度。

“哥哥还记得小时候停靠在庭院里的樱花树下的小单车么。”源氏抬起手,轻抚着兄长的发带。

半藏迟疑地眨了眨眼,回过头,对上了源氏的双眼——后者不知何时将面甲收起——轻轻地点了点头:“嗯。”小时候我还载着你环游过花村。话溜到嘴边却又被他吞咽了回去。半藏不知道他的弟弟想起了什么、在想些什么。

“小的时候哥哥还载着我到过后山上看过落日呢。”源氏轻笑,仿佛看穿了半藏。兄弟间的默契不止会展现在战场上,繁琐的日常小事也能证明他们流着一样的血液。

半藏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源氏,注意到了那上翘得越发明显嘴角,暗暗的松了口气。目光投向源氏把玩着他的发带的手,略带笑意:“嗯。”

突然——源氏将发带的一角拉至嘴边,亲了一下。半藏一时未反应过来,呆呆地顺着这看似无理取闹的行为看过去,向源氏投去询问的目光。

始作俑者的嘴角弧度不变,却压低了声线:“今后也能一起和哥哥看日落就好了。”




2.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Five Hundred Miles

“有些时候,我还是挺好奇你是怎么替我环游世界的,我亲爱的浪客。”

源氏将装着少量餐点的碟放在桌上,一屁股坐在半藏身旁,嘴里叼着樱桃梗,一脸兴趣盎然,盯着正不紧不慢吃着晚餐的半藏。

“吃饭时不要有那么多小动作。”半藏端起味增汤呡了一口,目不斜视地回了一句毫无关联的话。

源氏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正如他的兄长对他玩笑的称号毫不在意一样,他无视了半藏的傲慢态度,拿起一颗半藏碟中的葡萄继续嬉笑道:“说说嘛,现在的科技那么发达,你就算想避过监控用走的也不可能满世界的——除非你御龙而飞?”

半藏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愚蠢的欧豆豆一眼,顺便顺走了源氏碟中一颗草莓作为“报复”。

“老式火车,运货箱里没有摄像头。”说罢一口咬下草莓。

源氏盯着半藏手中剩下的草莓叶,却不知怎么回话。笑意渐渐收敛。

半藏发觉了他的沉默,看了源氏一眼:“怎么了?”

“啊…没事。堂堂岛田少主竟然出行坐运货火车……这传出去会被人笑的吧哈哈。”只是光是想象了一下他那高傲的少主在离开岛田家后的经历,心里就会有些酸痛……虽然自己的处境也没好到哪里去。源氏默默地在心里自嘲着。

半藏突然放下了筷子,起身收拾着餐具:“我吃完了。”

“啊——半藏!”源氏习惯性喊了他的名字。半藏顿了顿,看着源氏将碟中剩下的另一颗草莓举到他的嘴边,“这个你不讨厌吃吧?啊不是我不是想说这个……明天的护送任务我们一起执行吧?”

半藏没有回话,源氏的信心值也随着沉默时间的延长一点一点的降低。好不容易和哥哥的关系变好了结果又变成了这样……源氏感觉自己懊恼得散热阀都要弹起。

“……嗯。”半藏慢慢地靠近了那颗草莓,一口夺走这颗有着艳丽色彩的香甜可口之物,转身走向餐具回收区。

半藏没有否定,半藏两个问题都没有否定。源氏感觉自己高兴得有些缓不过来,他仿佛听到了“嘶——”的声音。

啊这不听话的散热阀,或许我该和温斯顿商量一下更新装备了。源氏嘟囔着。




3. I'm on my way. Driving at 90 down those country lanes. —Castle on the Hill

“或许我们该在源氏的机甲上装个开关,那样我们就能远程关闭他了。”温斯顿嚼着香蕉,对战地医生抱怨着。

“那或许会犯法——即使源氏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智械。我们不能凭借自身意愿去操控他。”齐格勒博士不赞同的笑了笑,看向了同行的真·智械——禅雅塔。

“我们应当学会倒立以外的换位思考。”大师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至少……我们该制止源氏破坏公物。他再挠墙我们的经费都要赔光了。”温斯顿扶了扶眼镜,将手中的香蕉皮扔向源氏。

一道绿光闪过,香蕉皮的残骸落地,源氏也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散热阀轻弹,发出了响声。

“我的内心仍保有人性我的情况比以前好多了我们该出发去找半藏了。”

“你已经在这15分钟内重复了9次这句话了。”齐格勒感觉自己的好脾气都要被磨光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半藏不会有事的,他只是负责在后方支援并将车开到这里不是么?”

“但他并没有回话。”面甲上的绿光似乎更强烈了。

“战斗开始时他的通讯器就被破坏了,而你解决了那个破坏东西的狙击手了不是么,我们是一路平推过来的——不要再让我重复这段对话了源氏。相信半藏的能力,他会平安抵达汇合点的。”齐格勒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源氏不甘,却也只能选择乖乖闭上了嘴。他很清楚,这位平常看上去十分善解人意的医生发起火来就像地狱的女巫一般可怕。

突然,不远处传来龙啸声,搅乱了这边本就焦躁的空气。

源氏不顾阻挠,下一秒便抽出龙一文字向音源方向跑去,却被一辆朝着他急刹车的车硬生生地截在原地。

他静静地握着刀站在原地,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等待着开门走下驾驶座的人。

“咳咳……太久没开车了,144公里时速已经是极限了。”半藏甩上车门,拿着弓走向汇合点。

“半藏!”源氏欣喜地喊出了来者的名字。

“抱歉来晚了,有人绕后……怎么了?”半藏将滑至身前的发带甩到身后,疑惑地看向拿着武器的源氏。

“……没事,我空大了。”




4. Starships were meant to fly. —Starships

Hands up, and touch the sky

Let's do this one last time

Can't stop...(We're higher than motherf*cker)






-----我叫分割线-----

p.s. 90英里时速等于144km/h左右

评论刷卡上starship XD

评论(9)

热度(41)